#三联美食# 刀削面:哎呀,你削疼我了

人生困难多,想不通的时候就来碗面,最好是刀削面,吸溜一通,也就想通了。

山西人的生活离不开面,三餐四季,总有吃不够的手艺、吃不腻的风味。我最喜欢离家不远的一个刀削面馆。馆子虽小,生意却好,每天十二点,门口必然排起长龙,歪歪扭扭的队伍像一根富有弹性的面条,急等着“下锅”去。静待食客的“大锅”,也就是那一方小店,装潢老旧,菜品单一,但若一脚踏进去,便很少有人不被吸引。

透明厨房玻璃里一个结实的汉子,双腿微开站在一口大锅前,左臂上躺着一条厚实的面团,右手里捏着一把小铲状的削面刀。

汉子的右手背在身后,刀锋向下掩藏锋芒,仿佛不敢惊动左边“羔羊”。肥白面团呼呼大睡,浑然不觉危险将至,只是有些好奇,那越来越响的梦中声音从何而来——“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经过了欣赏等待和自主调味,面条终于入口。一尝便知,玻璃窗内师傅的削面手艺真是炉火纯青。虽是刀削面,但面条却没有明显的切痕,不似普通削面的扁平软,而是粗细合适,比拉面更有棱角,比切面更加立体,匀称得就像健美男子的身材,结实紧致,让人爱不释手。那面吸起来也是圆溜爽滑,口感极佳。

吃一大口,让筋道灵活的面条和稠密浓香的酱汁,与舌头、牙齿来个四人混打,待它们打累了四败俱伤,便能坐收渔翁之利,将面条酱汁统统咽到肚子里去。若那肚中仓库终被填满,再喝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面汤,打二三饱嗝,潇洒付账,便可仰天大笑出门去,肚皮滚滚人圆满了。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