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网络夺走了什么#《纽约时报书评周刊》主编帕梅拉·保罗今年出了本书:《被网络夺走的100种事物》。《芝加哥论坛报》把它评为了年度十大好书之一,“每一章都是对一种情绪(私下羞耻)、行为(望向窗外)或物品(拍得不好的照片)的回忆,带着倦怠和愤怒,很有洞察力。”

在帕梅拉眼中,100种被网络消灭的东西包括:报纸、杂志、电视指南、地图、书信、拼写、唱片、说明书、百科全书、影集等具体的事物。

以前春节前夕,我爸总要想法买一份公布春节晚会节目单的《中国电视报》,现在春晚节目单,也就一条长微博的篇幅。购买要组装的家具或电器,可以去官网看电子版说明书。以前看天气预报也要靠电视、广播或报纸,现在手机直接就能显示一周的天气情况。

帕梅拉还说,网络也消灭了无聊、耐心、礼貌、玩具、同情心、专注、假期、目光接触、错过、捷足先登、谦虚、病假、秘密、睡前读书等行为。

最有趣的是,网络“消灭”了前男友,意思是以前跟男友分手后,就不会再关注、联系了,他变成了往事,但有了网络之后,就能够一直继续关注他。“不管一段恋情是多么短暂、不幸,你都会忍不住想知道,几个月或几年后对方的状况如何,分手后他是黯然神伤,还是喝醉了跟别人上床了?他有没有开始新的恋情?他结果是不是同性恋?你只有仍跟他的朋友保持联系,才能获知这些问题的答案。

通常你是在得知对方要结婚了的时候,才知道他的近况。现在你忘不掉前任了。他还在你的朋友圈里,或者如果你们在同一个行业,都在用领英。你在网上关注他的时候,说不定他也在关注你,更糟糕的是,他不关注你了。慢慢你会看到他有了一个长相甜美的女朋友,然后又有了一个完美的、受到万千宠爱的女儿。

万事通、各路达人也消失了。以前,你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但怎么都想不起答案,你本来是知道答案的,但就是想不起来,这时你可以去问一位达人,某个字怎么读、怎么写?近几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都是谁?现在谁都可以随时去搜索。每时每刻都有人在寻找和获得答案。谷歌每秒处理4万多次搜索,一年达一万多亿次。知道点什么变得没什么了不起了。

孩子以前觉得自己的父母无所不知,因为他们即使不知道,也可以立刻胡编乱造,或者晚上翻书,第二天早上装作自己本来就知道。现在孩子们目睹了自己的父母去网上搜索答案。他们早早就知道了他们的父母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知的是互联网。

人们睡前不再读书,或者不读纸质书了,而是听播客或者看电子书,“一些酒店的床头灯只是一种设计,而不是为了照明。其真正的用途是给设备充电,而不是照亮书页,照明用途成了多余,因为平板自带照明。使用平板的中年人也不需要眯起眼睛看小字了,平板可以调整字体大小。丈夫不会因为翻书发出声音而影响妻子睡觉,只需要静静地触屏滚动。洗手间也不会堆着精装书了。孩子不用藏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书。床边都不放手电筒了,因为手机有手电筒功能。”

帕梅拉写到的100个濒临消失的事物中,最神奇的大概是句号。在网上或手机上,句号成了负面的、郑重的东西,用句号表示你很小心地遣词,或者表示不满、讽刺,让你显得很落伍。同时感叹号开始泛滥,不用感叹号就显得不够热情!

前阵子,自来水公司说以后就不寄账单了。交通违章罚款、电费都可以在网上交。在手机上购买电影票之后,也不应该再去取一张纸质票,扫二维码入场不行吗?

为什么说耐心消失了呢?下单后你希望商家尽快送达,转账最好是即时到账,下载要瞬间完成。听到一首好听的歌,你马上可以凭片段去找到它。看视频可以选择跳过片头、用倍速播放。而以前你要想知道一天之中发生了什么大事,要到晚上7点才能看到,好看的节目得等着重播,现在随时点播。

资历和级别也消失了,资深人士都要向学生、孩子、新同事学习科技小窍门和最新术语。(文|贝小戎)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