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爱乐# 尼尔扬于1945年11月12日出生在加拿大多伦多市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是个记者兼作家,写过不少短篇小说,因此家里总是堆满了书,并总是有许多知识分子进进出出。尼尔扬天生色盲,还患有遗传性癫痫病,6岁时又不幸感染了小儿麻痹症,虽然侥幸捡回一条命,但从此他的左半边身体就不太好使了。

不用说,像尼尔扬这样的孩子在学校里是不受欢迎的,尤其不会受女孩子们的青睐。也许正是因为小时候命运多舛,让尼尔扬变成了一个刺儿头,总喜欢跟别人对着干。当周围同学们都在认真学习的时候,他却玩起了音乐;摇滚乐兴起的时候,他却开始学弹尤克里里琴;民谣风刮到加拿大的时候,他又操起电吉他玩起了摇滚乐;别的吉他手都在想办法弹出优美音色的时候,他却玩起了失真和效果器……结果尼尔扬成了摇滚乐队中的民歌手,民谣乐队里的摇滚人,流行乐队里的小朋克,朋克乐队里的中年大叔。1990年代初兴起于西雅图的那批“另类摇滚”乐队一致尊称他是“垃圾摇滚教父”,原因就是他的叛逆精神和涅槃(Nirvana)、珍珠果酱(Pearl Jam)等垃圾摇滚乐队非常契合。

但是,尼尔扬的刺儿头风格导致他经常和自己的乐队成员吵架,最后只好选择单飞。1970年,单飞的尼尔扬出版了一张极为优秀的个人专辑,名叫《淘金热之后》(After the Gold Rush),标题曲很可能是欧美摇滚史上第一首环保歌曲,说明他很早就意识到保护地球生态环境的重要性了。

专辑中的另一首《南方佬》(Southern Man)则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美国和中国一样,也有南方人北方人的说法,但美国的“南北之争”要比中国严重多了,双方甚至打过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战,最后以崇尚进步的北方军获胜而告终。保守的南方白人对此很不服气,至今依然保留了相当多的种族歧视政策,尼尔扬对此感到非常愤怒,便写下了这首《南方佬》讽刺他们。歌中唱到:

我看到了棉花田,以及在田里劳作的黑人

我还看到了白色的大厦,以及黑色的窝棚

南方的人们啊,你们什么时候才能还清欠债?

1972年,尼尔扬又出版了一张同样出色的个人专辑,名叫《收获》(Harvest)这张专辑收录了另一首反种族歧视的歌,名叫《阿拉巴马》(Alabama)。歌中唱到:

哦,阿拉巴马

破碎的玻璃窗里传出班卓琴声

顺着声音从窗口望进去

白色的绳索绑着几个老人

这两首歌得罪了不少南方人,其中就包括一支名为林纳德·斯金纳德(Lynyrd Skynyrd)的南方乐队。乐队主唱兼主创龙尼·范赞特(Ronnie Van Zant)写了一首《阿拉巴马我甜蜜的家》(Sweet Home Alabama),作为对尼尔扬的回应。歌中唱到:

阿拉巴马

我甜蜜的家

我听说扬先生唱了一首关于她的歌

我听说扬先生在歌里诋毁了她

我希望扬先生能够记住

我们南方人不欢迎他

结果这首乡村摇滚风格的作品迅速走红,成为该乐队最具代表性的单曲,每次演唱会都用它来压轴。如今这首歌已经成为阿拉巴马州实际上的州歌,阿拉巴马州政府甚至把这个歌名印在了该州的车牌上。

很多人把这件事当成是流行音乐圈的第一起“歌手借歌互骂事件”,甚至认为后来嘻哈圈的“斗嘴(Diss)”风潮由此而起。这股风潮直接导致了嘻哈歌手图帕·沙克尔(Tupac Shakur)和克里斯托弗·华莱士(Christopher Wallace,艺名The Notorious B.I.G.)被暗杀,这两个案子直到今天都还没有彻底了结。

但实际上,尼尔扬和林纳德·斯金纳德乐队的关系一直不错,双方经常穿着印有对方名字或者头像的体恤衫上台演出。尼尔扬曾经公开表示自己有点后悔写了《南方佬》那首歌,因为他不喜欢歌中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而范赞特也曾私下表示自己不是个种族主义者,他只是不喜欢尼尔扬把像他这样的“好”南方人一起给骂了。可惜范赞特1977年死于飞机失事,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他当初写那首歌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像尼尔扬这样的刺儿头,真是流行音乐界难得的瑰宝,如今的音乐圈娱乐至上,如果再多出几个这样的人就好了。@三联爱乐

节选自《刺儿头尼尔扬》 作者 | 袁越 http://t.cn/A6Xfhgw3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