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羽# #全运会羽毛球赛# 全运会|“高原雄鹰”首秀,西藏羽毛球踏出全民全运第一步

全运会群众组赛事活动羽毛球比赛A、B组的比赛继续在陕西咸阳礼泉县进行,首次参加全国羽毛球大赛的西藏自治区代表队受到不少的关注,这支仅有六人参赛的“高原雄鹰”队踏出了西藏羽毛球的第一步。

西藏羽毛球的第一次

这不仅是西藏自治区代表队首次参加全运会羽毛球比赛,还是他们首次参加全国性的羽毛球大赛。今年6月,“我要上全运”羽毛球选拔赛作为西藏自治区的全运会羽毛球项目选拔途径在拉萨市举行,参赛人数虽然仅有44人,但这对于西藏羽毛球来说已经是从无到有的过程。最后,6名运动员、1名教练和1名领队组成的西藏自治区代表队坐上了参加全运会的航班。

教练员张峰表示,羽毛球在西藏发展得晚,群众基础薄弱,全西藏打羽毛球的可能只有100多人,而且本地的藏民基本不会参与其中,绝大部分爱好者都是从外地到西藏工作的人。张峰以前从事金融行业,偶然的机会下来到拉萨对口支援。他感叹道,自己刚到拉萨时,都不敢相信羽毛球场竟是在库房的水泥地上画线而成的。

2018年,拉萨有了第一个对外开放营业的羽毛球馆,全国东西南北中羽毛球比赛也办到了西藏,加上近期西藏羽毛球协会的换届,羽毛球正在缓慢但有序地发展着。拉萨市柳悟乒羽中心里有六片羽毛球场地,赛马场网羽馆里有两篇片羽毛球场地,到了周末,这些场地一般会被订满。

西藏自治区代表队领队刘秦认为,西藏的羽毛球还处在起步萌芽阶段,在和全国高手切磋后,他们更加觉得自家队伍是真正的“草根球员”,就连教练都不是专业从事羽毛球相关工作的。

自然所限,发展艰难

羽毛球运动在青藏高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普通的76、77、78球速羽毛球在高原上跟子弹无异。西藏的羽毛球爱好者们经过寻找和沟通,联系到厂商为他们生产了特供的72球速羽毛球。而且,他们用72球速的球时还得稍微折一下羽毛,才勉强能实现正常的击球和对抗。

比赛前两天才来到平均海拔不足1千米的咸阳礼泉县,西藏队的队员们对这边的正常羽毛球完全不适应,加上从高原到平原产生的“醉氧反应”,男双组合余伟/吴涛和女双组合李喜艳/陈伟华都无法和小组赛对手形成多拍回合。

一下场,在西藏工作已经十几年的女双选手陈伟华就直摇头,连呼差距太大。她的搭档李喜艳酷爱羽毛球,曾在2018年考取国家级羽毛球裁判,但由于工作和家庭原因,现在很难抽出时间执裁比赛,甚至少有机会打球。

突破桎梏,全民全运

对比起在西藏大学任职的李喜艳和陈伟华,在日喀则工作的余伟和吴涛平时打球的难度更大一些,因为日喀则打羽毛球的人更少。

余伟来自湖北,吴涛来自陕西,现在都在日喀则工作,都是近几年才开始打羽毛球的。平时,吴涛在工作的学校里打球倒是方便,但体育馆设施一般,受光线问题影响难以在晚上打球,每逢下雨,球馆的顶棚还会漏水。

受自然条件限制,羽毛球的根在西藏自治区的土地上尚未扎深,但热爱羽毛球的人们还是以自己的方式延续着这一爱好的生长。虽然交手后显出很大差距,虽然6人当中有4人都止步小组赛,但西藏自治区代表队亮相全运会本身就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西藏队的比赛安排得比较分散,但队伍一行8人在仅有的四天小组赛中,每一个上午和下午都会集体出现在场馆观赛。“不为别的,能观摩全国高手们的比赛就是好事,就是享受!”队员们先后给出一样的回答。不论条件,不分水平,西藏队的队员们对羽毛球的热情参与和全情投入正切合了本届全运会的口号:全民全运,同心同行。

更多体育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