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续请这次在「#调教#」专辑紧密合作的伙伴,写下合作的故事与心情,从他们的角度回望这段创作过程里的兴奋。

在 5/20 专辑正式发行前一天,也是实体专辑预购的最后一天,想先分享曼波的这篇(明天之后很多人就能看到他为调教拍的照片了),希望你们也能一起体会我们在共同创造时的兴奋。

✉️ from 能把S公主拍成M的登曼波:

❝接触唱片影像摄影也一阵子了,这次与陈珊妮一起创作「调教」专辑的整体视觉,算是关于唱片影像,给自己的一个阶段性整合。

从国小至今买过上千张实体唱片CD,我依然都保留着,时不时还会上拍卖,找那些被自己错过的经典。「后来,我们都哭了」这张实体唱片,是我接触实体唱片的一大感受开启,当时真的好迷恋拿到这样实体的喜悦,很当代。

我们来不及消化那些已经无法挽回的状态。音乐像是空气,一种能致幻的Air。

听说音乐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却也渐渐走到环保的阶段了。参与「调教」的过程中,我试图找回自己那个拿到实体,喜悦的状态。

公主在这段期间最常对我说的是:「曼波,你有没有拍到你想要的?」「曼波,你还有没有什么想拍?」「曼波,只要你想要我会尽力达到!」公主这些呼唤也在唤醒我的喜悦。

整个过程中,我认同自己正在创作,我应该整合所有经验和直觉,甚至是自己现阶段关于「唱片」,特别是台湾流行音乐的启发与回应。时髦是一定要的,而关于BDSM的题目我不想屁,只想说:你要自己去感受才知道(如果你也想探索你自己)。

与公主一起创作的这段时间,她认为我什么都可以想成情色,是也好像不是。但色情就是有也可能没有吧?没有情与色一切都会变得无聊了。

我不敢说在「调教」这张专辑,想提出什么议题,我只想做一张我认为台湾流行唱片,应该出现的样貌,而且是超级主流的视觉。在儒思以外的国度,情色其实是美感教化的基础,在很多地方早就已经被展开,但在我们的环境还避而不谈。于是在「调教」的创作过程中,我试着整理出自己能够与群众分享的方式。

我和公主都很S(其实我也有M),在整个创作过程里,我们有截然不同的方式,但又似乎能以某种潜意识的状态契合。她是逻辑与系统分配高手,而我是那个试图要打破规格再建构的人。公主说我比她还要S,可能因为我一直试图想破坏那个逻辑哈哈哈。我试图把直觉拉到最前端,有时候可能让她很错愕,但最后我的那些跳跃的直觉,却也慢慢被她整合了。

最后两个人的灵魂能够在这张专辑,以紮实的视觉展现,这是我很满意,时不时想到都会觉得开心的作品。对!我找到那个喜悦了。

P.S.我一直觉得人的性格绝对有S&M(其实更多)的比例分配,没有所谓绝对,只是你探索到哪个程度。极度S其实就是M,极度M就是S,Power Bottom就是目前我觉得很完美的例子(不知道的异性恋自己去查,查不到下载Grindr找解答)。❞

更多台湾明星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