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很晒,沙子很灼人,马可瓦尔多在纸帽子下面大汗淋滴,就在他忍受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给沙子烧的痛苦时,他也感到了种满足感,那是一种受罪的治疗和讨厌的药物带来的满足感,因为人们常常这样认为:你越觉得难受就说明疗效越好。

早安,各位。
图/kimartist
[意] 伊塔洛·卡尔维诺《马可瓦尔多》马小漠 译
#新周刊早晚安#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