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表彰性评价项目应大幅削减】当今学界,诸如“××人才、××奖”等表彰性评价项目不胜枚举。所谓表彰性评价项目,是指这类项目一般是由政府部门或学会团体主办,项目大多以光鲜的名称给评价对象定性,有配套经费或奖金,入围者可以借此获得颇具权威性的学术资历。之所以称之为表彰性评价,是想将其与学者在教育科研活动中必不可少的过程性评价区分开来。

近年来,这类表彰性评价项目越来越多,评价主体和被评价对象还在不断扩大。但是,这是否真能促进学术繁荣?

显然,表彰性评价项目过多不切实际,因为表彰性评价需要充足又有显示度的学术成果做支撑。如果条件不成熟,却非要评出一个“子丑寅卯”来,最终还是会落入“数数字”的结局,客观上这也是“五唯”难以破除的根源。同时,学术领域的表彰性评价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工作表扬和奖励,容易异化为对学者“分等”和“贴标签”等问题。

表彰性评价项目过多带来的严重问题可以归纳为三大方面。

一是耗费科研人员时间和精力,导致科研人员不能潜心科研。表彰性评价事关教育科研人员的学术身份,不仅影响学者的学术地位和声誉,还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学者的学术资源和酬劳以及后续发展机会,所以绝大多数教育科研人员不敢等闲视之。然而,过多的评价活动势必会严重扰乱学术人员正常的教学科研工作。

二是滋生学术不端和学术腐败,导致虚假伪劣成果畅行无阻。表彰性评价的组织管理单位一般与课题委托方、成果使用方无直接联系,这就导致了评价往往陷入“数数字”的窠臼。学术评价一旦离开对成果的实际需求及内在质量的把控,假冒伪劣产品就会蜂拥而至,因为利益与风险完全不对等。

三是争抢“帽子”成为科研目标,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出现。表彰性评价可能导致胜者因获得了代表学术成就的“帽子”而一路扶摇直上,而那些埋头于科研却没有快出成果的学术“苗子”落选。更糟糕的是,国内学术评价“马太效应”严重,落选者往往无形中被“踢”出局。

综上,评价主体出于管理抓手或政绩的考虑,希望通过评价等手段来激励学者奋发图强、早出成果,出发点很好,但过多表彰性评价项目难免“为评价而评价”。在减少表彰性评价项目的同时,还要大力提倡学术评价回归本真,即学术评价无关成果主人的年龄、职务职称、学术头衔、资历、“帽子”和“门派”等因素,而唯成果内容本身。当下尤其要做好以下几点。

首先,建立“瓜熟蒂落”的立项结项合并模式。表彰性评价项目中占据最多的就是各种人才计划或人才项目,这类把评选上的人称之为××年××人才的项目经不起推敲——人才哪有按年算?评上的叫人才,没评上的算什么?人才项目原本至多是对学者此前学术业绩的肯定,以及对其未来学术产出的预期,而现实是,入选项目者被戴上了“帽子”,科研起点直接变终点。

受“后期资助”课题管理模式的启发,中国法学会从2019年起尝试采用课题立项评审和结项鉴定合并的方式,申请人根据课题指南确定选题后即自行开展研究,以研究成果申请。课题“立项”与“结项”同时进行,在学术评价上有三个优势,一是不受申报者“出身”影响;二是不受申报者前期课题论证或自述影响,毕竟这些内容的科学性和真实性很难考证;三是不受人情关系的影响。

其次,改变“二次加工”的成果包装评奖方式。表彰性评价项目中还有一大部分是各种科技奖项。早前,国家有关文件就曾强调要控制奖励数量,提升奖励质量,调整奖励周期,这些举措十分必要。但笔者以为,简化报奖手续也相当重要。

目前,大多数评奖项目需要申报者自行提交申报材料。学术团队为了提高“大咖”的胜算,可能会在整合材料时采取移花接木、同类合并、改头换面等手段,这种“二次加工”对成果价值提升和科学评价无丁点意义,相反却为各种“潜规则”大开了方便之门。全文:http://t.cn/A6xKheJT

更多科学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