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马来西亚 精选分类

综合 新闻 明星 娱乐 旅游 体育 搞笑 科技 学习

【大马重症者等病床等到身亡】马来西亚新冠肺炎疫情升温,雪隆区医院近乎饱和,床位、制氧机皆严缺;有死者家属形容沙登医院恍如人间地狱,其父亲因确诊送入院3天,至死那天也分不到病床!

其中,一名新冠死亡病患的家属控诉院方冷漠无情,医护人员态度恶劣,质疑其父亲因没有及时获得治疗而死,更甚的是其父亲逝世后,医院也没有及时通知家属死讯。

面子书署名“Bowie Kong”的女子在面子书上发文称,其父亲今年才56岁,接种了第一剂疫苗,相信是在菜市工作时被感染,并在7月14日开始发烧,当时医生以为只是普通发热气,只是给他开普通的药就让他回家。,其父亲还是不放心,于是隔日(15日)就去做核酸检测(PCR)结果呈阳性,她与母亲随后也做检测,她的报告呈阴性,而母亲则呈阳性。

在她的父亲病情恶化后,她当时赶紧拨电救护车把父亲送去沙登医院。其父亲到医院后,医生只是简单为父亲做了检查,就没有再管他了,氧气筒什么都没有,而是只能坐在轮椅上开始漫长的等待,而根据父亲发过来的照片,现场环境非常恶劣,有些病患甚至不戴口罩。

“他(父亲)说,他看到那边有一些刚进来的病患,看起来比他还要精神,可是却能够优先获得床位,他一直苦苦哀求医生,医生都不理他。”

这名女子也申诉,其父亲表示医院很冷,想要求一条被子,但是那边的护士根本不管他,还跟他说被子不够了。“凌晨3时(7月21日),爸爸突然间打(电话)来,他说他要回家,他不要待在这里(医院),他呼吸困难、又非常冷。”

于是,这名女子当时打医院电话,哭着请求他们给其父亲氧气筒,结果他们嘴上答应,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期间她又打电话要求他们给其父亲一条被子,结果也一样被开空头支票。

“早上6时半,我立刻搭电召车赶去医院以拿被子给爸爸,当时爸爸还能勉强走出来拿东西,我隔着栏杆把东西交给他,我知道这时候的他,完全是靠意志力强撑着过来的;我想带他回家,但是那边的人都说不可以,除非有私人医院收留他,于是我就先回家了。 ”

她说,她再度打电话问院方,能不能让爸爸转院,想跟医生谈话,对方却说除非她亲自过去,因为医生很忙,没空听她的电话。“爸爸叫我放弃帮他转院,因为他问了医生,医生不让他转院也不让他回家,说进到了这里就休想出去。 ”

她称,在当天下午3时左右,她又去了一趟医院,只能说当时的场景只有两个字能形容,就是──“地狱”。“有很多病患只能待在医院外面搭的临时帐篷等,还有很多病患不断被送进来……所以可想而知,我根本见不到医生。 ”

她说,她还带了血氧仪给父亲测试,结果父亲的手冷到血氧仪都很难检测,最后很勉强才检测到,血氧竟然已经跌到了50,心率只有39。“我那时看到爸爸的皮肤已经呈紫红色了,说明他已经极度缺氧,但是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的治疗;在这之前,爸爸照了X-Ray, 但是结果如何医生也没有让他知道。 ”

她说,当天晚上8时左右,父亲又打过来说他很辛苦,呼吸困难,他一直求不到氧气筒,他请求医护人员给他氧气筒,结果得到的回答是冷漠的一句“每个人都很辛苦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辛苦” 。她说,她一直叫父亲不要放弃,继续让医护人员给氧气筒,终于在晚上9时左右被配到氧气筒,暂时度过了一个晚上。

“但是,光有氧气筒还是不行的,病患此时肺部已经发炎并充满积液,必须要立刻施打类固醇药来帮助消炎,但是医生依然没有给我爸爸任何药物。” 她说,到了7月22日(周四),父亲一早上打电话来说说他因睡着而错过了医院派食物的时间,因此她用外卖服务平台给父亲点餐,让他出来拿,但此时的他,已没有力气走路出来了。

她说,当晚10时左右,其父亲又打电话来表示快要不行了,而他们也已有了心理准备,把最后要对父亲说的话通通都说了,最后连父亲说什么都已经听不清楚了。 在上周五(7月23日),她早上打电话给父亲,却一直打不通,转拨电给医院的紧急柜台也无人接听,于是拜托朋友去医院查看爸爸的情况。

她感到震惊的是,朋友去查看才得知,其父亲在23日凌晨1时已经去世,但是直到当天的下午1时,医院都没有给任何通知! 如果不是他的朋友帮忙问的话,可能到晚上都不知道爸爸的死讯!

“我要控诉,这间Serdang(沙登)医院冷漠无情!我爸爸根本就是因为没有及时获得治疗而死的,进医院3天,医护人员对我爸爸的求助视而不见,我爸爸就算是死连一张床都分不到!而且也没有及时通知家属死讯!紧急柜台一直打不通!医护人员态度恶劣!”

她也提到,其父亲在上救护车前,救护员也没有给他氧气筒或做任何检查。她在文末也奉劝大家保护好自己,如果不幸染上新冠,有能力的话最好去私人医院,因政府医院已爆满,去到很可能只是在等死。

更多大马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