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薪资未变的行业# 【被时间遗忘的工资】

在2022年北京的第一场大雪中,一位中年打工父亲的辛苦,化成了“流调”表里密密麻麻的数字。唏嘘之中,有人指出:1 块钱一袋的搬运价格,十几年没变了吧。

剧烈的变化,永远是更容易在舆论场激发讨论的主题。媒体喜欢追逐其中的流量,创业者天性就要去捕捉其中的商机。

它确实也衍生出无数激荡的故事。尤其在互联网轰轰烈烈造富的这些年,“财务自由”的剧情频繁上演。跳槽薪资翻三番、48个月工资的年终奖、 年底人均一台特斯拉……这些也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实。

但在聚光灯照不见的地方,还有很多人,离这些“变化”很遥远。

十年薪资未变的,远远不止建筑材料搬运这个岗位。有些是因为行业的凋零,有些是因为行业的过于稳定。身在其中之人,也状态各异。有人安然享受,有人痛苦挣扎,有人努力求变。

一、“5块钱的出租车起步价,20年都没变过”(讲述者:老杨、年龄:47岁、城市:铁岭)

我也算是赶过时髦的人,90年代,我们铁岭大部分还在领几百块钱工资的时候,我就开出租车,一个月赚3000块了。25年的时间,我的车从拉达换成了夏利,后来又换成了羚羊和现代,最近开上了捷达。车越换越好了,我的收入却没涨。因为5块钱的起步价就没变过。

我是在1996年入行的,当时我19岁,全家人凑出2万块,给我买了一辆二手拉达。一个月下来,我自己能挣2000块,晚上把车租给夜班司机,还能再赚1000块。而我隔壁开货车的司机,一个月工资是600块,

那会的消费场所不像今天多,“炫富”的方式就是去饭店吃饭。自从开了出租车,我点菜不看菜单了。至于那辆2万块的拉达,当年在我的社交圈中发挥的作用不比现在几百万的豪车差:和兄弟们出去玩,要开着车;去见女孩子,要开着车;见亲戚朋友,更要开着车。

我那么得意,收入只是一方面,出租车牌照可是稀罕物,后来甚至可以当成理财产品——2013年的时候,我一个朋友的两台羚羊卖了90万。一辆羚羊的价格不会超过10万,真正贵的是运营牌照。

然而,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现在已经25年了,我每个月还是赚3000块,出租车司机就这样变成了低收入群体。

二、“干我们这行,吃的就是青春饭”(讲述者:林然、年龄:32岁、城市:武汉)

2021年,我从电视台辞职了。我在这家电视台工作了十年,做社会新闻,哪里有大事,就往哪里跑。地震、水灾、还有各种轰动一时的大事件,都是我的报道范畴。一年的多半时间里,我是不着家的。

我刚参加工作时,台里效益还不错,在我们部门,一个月拿个八九千甚至上万块都很轻松。我们虽然是省会城市,但当时房价只要四千多,其他消费也不高,生活还是很滋润的。

我记得一次去采访云南地震,遇到过一位北京某报社的摄影记者。他在行业里小有名气,拿过含金量很高的国际新闻摄影大赛的奖项。采访结束,他在饭桌上回忆起自己十几年前月入过万的往事:“2000年一线城市房价才几千块,我一月拿一万,恨不得在大街上横着走。”

很快话锋一转,他神色也黯淡了下来:“没想到十几年后还是这个数。”

原因很简单,记者的收入由底薪和稿费构成,老人和新人的差别主要在底薪上,差幅往往不会太大。也就是说,老记者的经验,不会像其他行业那么值钱,能转化成工资的上涨,反而可能会因为体力下降,稿费不如年轻人。

为什么我对那段话记忆那么深刻呢?因为我从电视台辞职前,领到的最后一份工资,是9982元——相当于那位摄影老师二十年前的工资。

说来也怪,很多犀利的社会调查记者,都会接受这个明显不正常的现实。

我认识一位某南方头部大报的记者,他的名字,在我们行业里几乎人人知道。前段时间聊起来,他也谈到,自己的收入十几年没变了。

不过他从来没想过转型。很多与他同期进入报社的人,已经在互联网大厂市场部或者公关部,谋到了年入数百万的职位。但他对这些都没有兴趣。他从大学开始就向往做新闻,也确实喜欢这一行。

说实话,我挺佩服他的。在这样一个物欲纵横的时代,能为自己的热爱而活,太不容易了。http://t.cn/A6JmZWvP (作者:首席人物观)

更多科技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