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对结婚和生育仍有期待#【大学生结婚意愿高于预期?但他们对婚育的认知变了】

随着各省份陆续公布2021年统计数据,一些新的人口变化趋势引发关注。截至目前,中国已有31个省份公布了2021年人口大数据,其中11个省份的人口出现自然负增长,5个省份首次转负。而此前民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结婚登记数为763.6万对,创下自1986年以来公布结婚数据的历史新低。

1987年,荷兰学者Dirk van de Kaa提出“第二次人口转变”的概念,用以解释生育率为何持续低于更替水平,并预测在经典人口转变完成后,社会整体人口结构的走向以及个体家庭行为的变化。有学者研究表明,第二次人口转变在中国的发展与西方有着不同的轨迹。

近期,由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中心教授、家庭与性别研究中心主任李婷及其团队调研撰写的《中国大学生婚育观报告》(下称《报告》)发布,揭示出中国第二次人口转变轨迹与青年群体婚育观念的某些关联。该《报告》抽取了9775份受访者样本,他们的平均年龄约为20.3岁,来自全国30所高校(包括4所双一流高校,18所普通高校,8所专科学校),覆盖22个省份的26个城市,受访者中女性占比50.95%。对受访者的调查包含基本信息、婚恋意愿和观念、生育意愿和观念、精神面貌和婚姻观和大学生互联网参与五部分。

李婷及团队通过研究发现,大学生对结婚和生育仍有期待,“从总体数据来看,主流观念仍然认为,婚姻是个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生阶段或人生选择。”但她强调,这份报告最核心的发现是,在当代中国大学生眼中,婚姻和生育的价值基础已经发生变化。“他们不再认为结婚生育是为获得保障,而更强调婚育对个体的意义和价值。”她说。

研究同时指出,年轻人面临的婚育阻力呈现出性别差异。“住房和养育成本对大学生影响最大。男大学生更在意婚育成本,女大学生更在意自我发展机会。”李婷解释:“这提示我们要考虑统合两性需求的公共政策。”

生育之外,在婚恋方面,我们通常认为中国是一个“普婚普育”(普遍需结婚生子)的国家。从第六次人口普查以及2015年人口“小普查”数据来看,已经差不多完成婚育轨迹的人,确实呈现出普婚的趋势,结婚率很高。(注: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六普时,25~29岁年龄组、30~34岁年龄组、35-39岁年龄组的未婚率分别是28.91%、9.02%和4.13%,综合30-39岁年龄组的未婚率是6.32%;在2015年抽查中,25~29岁年龄组、30~34岁年龄组、35~39岁年龄组的未婚率分别是34.88%、10.69%和4.40%,综合30~39岁年龄组的未婚率是7.61%。)但我们想知道,随着代际更迭,今天的年轻人是不是仍有“普婚普育”的思维,人们对婚育的观念是否已经发生变化。

另外,我们关注到日韩的结婚率也在显着下降。【注:据日经中文网报道,关东地区及山梨8个都县(东京圈)的30岁未婚率(2020年)超过了日本全国平均水平(54.5%)。韩国《中央日报》报道,韩国30多岁人口中未婚人数的比例占42.5%。】“终身不婚”在东亚社会,在日本和韩国已是明显的现象。中国是否会走上和日韩类似的道路,这也是我们所关心的。如果结婚率持续走低,叠加低生育欲望,我们的人口形势可能比想象中更严峻,因此在人口学角度,我们有必要关心年轻人的婚恋行为和婚恋观念。http://t.cn/A6XJMn3C (作者:界面新闻)

更多科技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