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多月前开始了母亲的第二幅画像,才画没多久就后悔,彷佛已经预见前方的工程,是自己无法handle的庞大,就算日夜加速地画,也看不见尽头。

常常画了一整夜到凌晨,却只有一丁点儿进度,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却像个蜗牛在画布上慢慢地爬,觉得再怎么画也达不到预期中的样子,好几次燃起了放弃的念头,但我又会问自己,假使现在不画,要等到什么时候?

妈妈先前因为髋关节骨折手术,过去与朋友聚会的行程全喊卡,也因为疫情的关係,她绝大部分的时间待在家里,几乎都是在这个空间渡过。一早起床,就来到饭厅餐桌前,看着我外出上课工作,等着我回来吃饭睡觉,一待就是一天,直到夜深人静。

而这是一张充满回忆的桌子,它陪伴了我们四十多年的时光,从小到大,我们家是那种一吃饭就吵吵闹闹,不是爸爸骂姐姐拿筷子的方式不标準,就是不允许我边吃饭边喝水。

爸妈总爱在饭桌上批评我这里不对、指责我那里不好,还经常因为我气到丢筷子、摔碗,好多疯狂的故事都发生在这里,之后我们搬了几次家,换过不同的傢俱,而这张桌子依旧摆放在饭厅,伴随我们一起成长。

这两年,妈妈整天坐在这儿,她时而静静地低着头看书,时而拿着电视遥控器转台,从过期报纸、书本、杂誌堆里,翻出之前保留的简报做笔记,或是书本里读到了哪句特别有感触的话,从笔筒拿出一支笔,抄在泛黄的小簿子里。

桌上堆满了用不着又舍不得丢的东西,还有她专用的喝水杯、吃水果、点心的小碟子、各种碗、盘,常去的那间医院的门诊单、领药单据,瓶瓶罐罐里是每日必吃的维他命、保健食品。

我去年送的一对小玩偶,妈妈特别喜欢,摆在玻璃瓶上,高高的,她说这样一眼就能见到,或许看似杂乱无章,但再怎么乱,她总能很快地从里面翻出要找的东西。

妈妈25岁嫁进这个家,一连生了二个女儿,最后终于拼出了一个儿子,天蝎座的她,脾气不是很好,也称不上是一个满分的母亲,但是她非常会洞察我们的言行举止,哪个孩子有什么状况,她肯定第一个发现,什么都逃不出她的法眼。

她很重视教育,也把这个观念灌输给我们,毕业后出社会,弟妹都成家有了孩子,原以为丈夫会陪伴她一起度过餘生,几年前父亲的离去,对她是一个极大的打击,但母亲非但没有倒下,反而撑起了这个家,一直到今天,82岁的她依旧是凝聚着我们一家人的那股力量。

我想用画面中凌乱不堪的的这一幕,表达妈妈在我心中的无比强大,就算现在她的状态,已经不是最好的,但我相信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这么无助、不安的时刻,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这也是我想要记住的她,不是给外人看的光鲜亮丽,而是私底下真真实实的样貌。

对很多人来说或许太赤裸,应该掩饰一下,但这就是她的日常,我们俩都没有要以一个美好的形象去包装这一切,当然,还有很多我心疼妈妈,想要说却说不出口的话,也都一笔一笔画在画里。

昨天她站在画前对我说:
家瑞,你画出了妈妈人生最后的时光

我静静地在一旁,什么也没有说
这就是我要记得的她

#我不凡的母亲#
#为自己为妈妈创作#
#用这幅画像迎接2022#
#持续创作的爆发力#
#达到下一个巅峰#
#感谢母亲感谢这一切#

母亲
媒材/ 炭笔、画布
Charcoal on Canvas
360cm x 260cm
2022

全站最新消息

d